研究中国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影响

随着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金融业逐步与国际金融体系保持一致,仅依靠传统的传统货币政策来规范金融市场不能满足发展的需要,深入研究非常规货币政策学习国外先进经验,进一步发展非常规货币政策,对于中国防范金融危机和改善金融市场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在探讨中国使用的几种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的基础上,分析了非常规货币政策的影响,系统地评估了这些政策带来的实际效果,提高了中国央行实施货币政策和实现政策的有效性。目标。合理化建议。

(1)内涵

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是与传统货币政策相对应的概念。传统的三种货币政策包括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再贴现政策,公开市场业务以及通过控制目标利率来稳定价格。非常规货币政策不同于以利率监管为特征的传统货币政策。当降息空间小或利率降低且市场传导机制不顺畅时,央行调整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和结构直接注入市场。流动性行为维持市场流动性。

研究中国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影响

(2)具体实践

1扩大商业银行信贷规模

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背景下,中国政府启动了4万亿元的投资和救助计划,以应对危机并保持经济增长。为增加对经济发展的资金支持,政府放宽了对商业银行信贷规模的限制,扩大了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加大了对“三农”的重点项目的信贷支持力度。和中小型企业。性健康和发展消费者信贷。这项政策使2009年全年贷款总额增加959万亿元,同比增加469万亿元,规模不断扩大。

2进行人民币跨境结算

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作为国际贸易主要结算货币的美元和欧元汇率经历了大幅波动。中国公司和许多贸易伙伴国希望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来规避风险。 2009年,中国在上海,广州,深圳,珠海和东莞等五个城市启动了人民币跨境结算试点。通过推动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截至2013年底,中国跨境结算业务规模已处于试点阶段。超过800次。据汇丰银行称,人民币将成为2015年全球三大跨境贸易结算货币之一。

3个新的常设贷款工具

2013年,中国央行开始使用新的货币政策工具 - 常设贷款工具(SLF),在存在暂时波动时有选择地使用银行系统的流动性。这种新的货币监管工具的特点是金融机构主动与金融机构进行有针对性的交易,其中包括广泛的交易对手,主要是政策性银行和国家商业银行。常设贷款融资主要通过抵押方式发行。具有较高信用评级和高质量信贷资产的债券可用作抵押品,有时可通过信贷贷款发行。这些政策工具的期限通常为1至3个月。利率水平是根据货币政策监管的需要和指导市场利率的需要等因素综合决定的。

三,效果评估

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人民银行采取了一系列非常规货币政策,包括最近使用常设贷款促进工具,评估中国货币政策非常规工具对金融市场和宏观经济的影响。

(1)金融市场方面

央行的货币政策非常规工具使基础货币大幅增加。投资在刺激经济复苏的同时,也导致了大量的货币投放。政府取消对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限制,有利于缓解企业资金压力并保持经济平稳增长。与此同时,在中央财政资金投放不到4千亿的情况下,我国商业银行的信贷资金投放达到了11万亿元规模。在银行借款主体结构中,地方政府融资贷款规模迅速扩张。截至2009年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平台贷款额达738万亿元,比2008年增加了近3万亿。根据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数据,到2013年6月末,我国政府性债务余额已经超过30万亿,其中全口径地方政府性债务共1789万亿。这些新增信贷规模在扶持中小企业发展的同时,也可能成为银行业不良信贷资产的隐忧,盲目投资和资金的低利用率现象也会造成资源的相对短缺和供给的相对不足。

研究中国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影响

我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加快了我国经济复苏,带动了实体经济的发展,向市场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

我国自2013年初创设常备借贷便利以来,央行通过综合运用常备借贷便利工具来管理流动性,已收到了显著成效。在货币市场受到冲击出现短暂的波动时,通过利用常备借贷便利进行金融市场的调控,带动了实体经济发展,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可以得到央行提供的流动性支持,这也顺应国家对宏观调控的求。

在金融市场上利用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有利于调节市场流动性的供给,有助于促进金融市场平稳运行,从而可以防范金融风险。

(二)宏观经济方面

据统计,200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87%,居民消费价格指数逐步回升,政府出台的经济刺激政策有效地促进了国民经济发展。同期,我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了50%。2010年上半年,我国经济增长率达到111%,比2009年同期高出37个百分点,2013年我国在经济转型和深化改革的关键期,全年国内生产总值依然保持77%的增长。说明通过使用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可以拉动经济的增长其重作用是避免出现通货紧缩。但随着我国经济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快速恢复以及此前国家出台的扩张性政策,政府的四万亿投资以及银行系统信贷投放,我国出现了严重的流动性过剩现象,从2010年开始进入新一轮的通胀期,我国的CPI平均值为38%,2011年3月至10月这8个月的CPI都超过了5%。由以上数据可知,政府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对于减缓通缩压力的效果不明显。

随着政府投资规模不断扩大,且主集中在交通、水利、通信和城市公共事业等就业弹性较低的行业,刺激就业增长的效果也不显著。2008年,由于受到国内自然灾害频发和国际金融危机的双重挑战,我国就业形势比较严峻,尤其从2008年下半年以来,企业用工需求减少,失业人数大幅增加。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相结合的四万亿救市投资计划以及央行面对危机采取的一系列政策在短期上没有缓解就业压力。

由此可见,我国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为商业银行和信贷市场均提供了充分的流动性,对宏观经济发展和金融市场稳定也起到了重的推动作用。但是,非常货币政策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尤其是抑制通胀方面。为了保证金融市场的稳定和人民币币值的稳定,维护信贷市场的正常运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央行应当在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控制中寻找一个平衡点,也应加强对非常规货币政策的创新使用,长期稳定发展常备借贷便利政策,并注重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推出时机。



上一篇:浅谈如何做好石油公司新闻宣传工作的创新
下一篇:基于微信平台的高职英语教学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