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缓解策略分析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烟雾还没有消耗殆尽,冷战的帷幕在东西方之间慢慢开启。美国和苏联已成为战后几十年国际关系的主要特征。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之前,美国对苏联采取了严厉的外交政策。它使用军事力量作为遏制苏联的第一手段。 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美国面临着从世界强国高峰到相对弱化的转折点。过去严厉的遏制战略很难奏效。在尼克松总统执政期间,为了有效地与苏联竞争,他采取了撤退的缓解战略。本文试图在苏联解体的重大事件后重新评估尼克松政府的缓解战略。

1969年1月尼克松政府成立之初,美国世界战略运作的国内和国际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尼克松政府面临着重大而艰难的选择。

首先,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军事力量呈现出新的趋势。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美国和苏联的战略武器相对平衡。 1969年,美国有1,054枚陆基洲际导弹,1050枚在苏联。 1970年,美国继续维持其原始数量,而苏联的洲际导弹则增加到1300架。 (注:引自主编《战后美国外交史》,世界知识出版社,1994年,第598页。)到1972年,美苏战略武器的数量,包括洲际导弹,潜射导弹和战略轰炸机,2,167苏联,2,165美国。美国在核弹头数量和准确性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苏联在车辆和重量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 (王家福笔记《国际战略学》,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35-336页。)可以看出,美苏军事实力基本处于平衡状态。有鉴于此,尼克松提出用战略核电方面的“充足理论”取代优势理论,即平衡数量和质量,以确保美苏战略效力的平衡。

另一方面,尼克松为美国的外交战略开辟了新的面貌。他认为有必要在艰难的对抗中改变与苏联竞争的方式,并主张以谈判取代对抗。他说,“美国需要一个谈判的时代,而不是一个对抗的时代。”

第二,国际战略格局进入了一个新阶段,维护世界和平的力量取得了重大进展。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国际政治舞台上的主角是美国和苏联。从那时起,西欧,日本和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不断增强,美国和苏联无法像过去那样应对霸权的扩张。此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民族解放运动汹涌澎湃,第三世界国家逐渐成为国际政治舞台上的主力军。他们强烈要求缓和国际形势,反对超级大国的军备竞赛。这对美国和苏联的赤裸裸的政治政治产生了强大的威慑作用。一直以维护世界和平为荣的美国也需要采取相应的姿态。

尼克松缓解策略分析

第三,越南战争导致尼克松政府在该国面临巨大的政治压力。持续多年的越南战争给美国社会带来了全面的危机,并在美国发起了大规模的反战运动。 “越南战争使美国社会陷入崩溃的边缘,并打破了自杜鲁门于1947年首次宣布收容以来冷战外交政策的一致支持。” Dan Caldwell《论美苏关系》,世界知识出版社,1984年,第65-66页。尼克松政府成为战后一代中第一个在没有全国共识的情况下处理其外交政策的政府。亨利基辛格《白宫岁月》第1册,世界知识出版社,1980年,第90页。此外,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集中精力做好国内问题,并且会出现一种新的孤立主义思潮。新的孤立主义者主张尽可能减少军费开支,并减少美国在国外的义务。

尼克松任职时只有不足10%的美国人赞成增加防务费用,而肯尼迪执政初始这个数字为70%。(注“ColdWarPatriotandStatesman:RichardM.Nixon”,EditedByLeonFriedmanAndWilliamF.Levantrosser,GreenwoodPress,1993,p161.)尼克松政府既同新孤立主义思潮做斗争,以防止出现轻率地迁就苏联的倾向,又不得不在国会及公众的强大压力下,削减防务开支。从这个意义上说,尼克松实施缓和战略也是受民意的趋动。

上述诸种因素汇集起来,促使尼克松政府因势利导地变换与苏联强硬对抗的策略,转而采用缓和战略。1970年2月8日,尼克松向美国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提出以“伙伴关系”、“实力”和“谈判”为三大支柱的“和平新战略”。其宗旨是以与盟国的伙伴关系为核心,以实力为基础和后盾,以谈判为重手段,推行美国的世界缓和新战略,用以达到遏制苏联扩张的目的。

尼克松缓解策略分析

当时苏联也有缓和的意图。首先,苏联国内面临经济困难,需西方世界的技术、资金及贸易,勃列日涅夫希望通过缓和谋取和平红利,进而巩固自己在国内的政治地位。其次,中苏关系恶化后,苏联意欲阻止美中接近,转而联合美国共同孤立、遏制中国。第三,通过缓和确立苏联超级大国的地位。“缓和对于勃列日涅夫和尼克松来说,同样是有利可图的、必的。”沃尔特拉弗贝《美苏冷战史话》,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291页。)1971年4月,勃列日涅夫在苏共第24次代表大会上发出缓和信号,宣称在70年代把“缓和”摆在苏联“外交政策的首位”,并着重同美国改善关系。

美国方面,肯尼迪和约翰逊执政时期,就开始与苏联谋求紧张局势的松动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通过外交手段解决后,美苏之间建立了热线,并达成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美苏还签订了若干双边协定。这一切为尼克松的缓和战略提供了一个起点。然而,肯尼迪与约翰逊时期的“缓和”仍然停留在该词的传统涵义上。

“缓和”是法语词,意思是“缓解紧张状态”。在传统的外交用法中,“缓和”意味着两个国家采取步骤远离武装敌意,它并不意味着存在敌意的强国间建立一种新的、和平的关系”。(注MichaelRoskinandNicholasBerry,'IR:AnIntroductiontoInternationalRelations',Prentice-HallInc,1990,p.137。)尼克松时代,“缓和”则被赋予新的内涵。“实质上,尼克松和基辛格与苏联搞缓和的观念是发展国际体系进程的一部分,而与传统的用维持国际体系来达到缓和的外交职能恰成鲜明的对照。”丹考德威尔《论美苏关系》,世界知识出版社1984年版,第78页。)尼克松的缓和是指一个建立规范与制度的复杂的过程,意在通过软手段谋求硬目标的实现。

在尼克松任期内,美苏共举行了三次首脑会晤。首脑会晤是美苏缓和的重形式与内容。

1972年5月22日,尼克松抵达莫斯科,美苏双方举行第一次首脑会晤,双方达成了第一阶段限制战略武器协定。该协定的基本文件有两部分,一项是《美苏关于限制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条约》,另一项是为期五年的《苏美关于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的某些措施的临时协定》。协定使美苏在战略核力量方面保持大体平衡。这次首脑会晤期间,双方签署了“美苏关系基本原则”文件,确认以“和平共处”、“缓和”作为两国关系的指导原则。双方还签订了一系列涉及能源、医药和公共卫生、环境、扩大贸易、探索与利用外层空间、科技等若干方面的协定。这标志着美苏关系进入一个新阶段。



上一篇:论公立医院新型会计管理运作模式的建设和运行保障措施
下一篇:基于行为金融学的小额信贷研究综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