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学者对农民工政治效能的研究相对较少。何志敏和李亚雅(2013

国内外学者对非农民工的政治效能进行了较多的研究。国内学者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政治效率与政治参与之间的关系上。熊美娟(2014)研究了政治效率在政治参与中的作用。该研究发现,政治效力对政治参与有很强的解释力。此外,李荣融(2013)在实证研究中发现了农民政治效能对政治参与的影响。效能是影响农民工政治参与的重要因素,但与外部政治效能相比,内部政治效能对政治参与的影响更为显着。金浩(2012)基于对浙江省农村的实证研究,通过逻辑回归分析发现,政治参与行为对村民的政治效率没有显着影响;然而,张一龙(2011)在农民对政治有效性的政治参与中对这一角色的研究发现,农民的政治参与对政治效能产生了积极影响,这体现在政治参与促进政治效率和监督它。国外学者早就开始研究公民的政治功效。他们通常关注不同社会群体的政治功效。拉姆森(1983)研究了种族对政治有效性的影响。他的研究发现,黑人儿童的政治功效要高于白人。孩子的政治功效很低。

基于上述关于政治参与和政治效能的文献,我们可以发现国内学者对农民工政治参与的研究非常丰富,包括农民工政治参与的现状,影响政治参与的因素。农民工,以及农民工参与政治的意愿。有许多方法可以促进移民工人的政治参与。关于农民工政治效率的研究也很多。但是,关于农民工政治参与有效性的研究很少。只分析了少数因素对农民工政治参与有效性的影响。对政治参与影响的研究较少涉及,散文所涉及的文件基本上是从抽象层面进行研究,实证研究还不够。本文在研究国内外政治参与有效性和政治参与的基础上,通过构建理论模型,分析了边缘化农民工政治效率对其政治参与行为的影响。看看农民工群体的政治效率,以及它对政治参与行为是否有任何影响,以及它对其产生的影响。最后,对模型结果进行了深入分析,使农民工的政治参与合理化。三是数据来源和研究设计(1)数据来源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简称CGSS)是中国首个全国性,综合性,持续性的大型社会调查项目。定期系统地收集中国和中国社会各方面的数据,总结社会变迁的长期趋势,探索具有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的社会问题,促进国内社会科学研究的开放性和共享性,进行国际比较研究。提供数据。 2010年是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第二阶段(2010-2019)的第一次年度调查。 CGSS抽样设计的第二阶段采用多层次分层概率抽样设计,其调查点覆盖中国大陆所有省级行政单位。

在这项研究中,农民工是指那些有农村户籍但在城市工作和生活的农民工。因此,在CGSS2010样本中,样本筛选有两个维度。第一个是样本类型。农民工是居住在城市的农民工,所以样本类型是城市(社区/社区);根据调查问卷,第二个是农业户口登记人口。问题A18,“您目前的帐户注册状态是什么?”。如果答案是“1。农业户口“,那么符合抽样要求的农民工有效样本数量将为1,728,这将作为本研究数据分析的样本。

(2)研究设计和变量设定

首先,我们通过移民工人是否参与选举投票以及他们是否参与村/居委会工作来衡量移民工人的政治参与。为了确定政治有效性对农民工是否参与选举投票的“净”效应以及他们是否参与村/居委会控制其他变量的工作,本文采用多元回归分析。我们将研究的因变量视为二分变量,即“选举投票为'1',选举选举为'0'”,“村/居委会的参与是'1 ',村/居委会的工作是'0'。'“。

其次,为了衡量政治效能感,即衡量农民工认为其参与行为影响政治制度和政府决策的能力,我们衡量农民工对政府和政府的影响。个人自己对政府要求的回应。我们可以使用五点主观态度测量方法来收集调查数据中农民工的政治效率,即对政府的影响被认为是“序列变量”(五点主观态度1=影响)非常小,5=影响非常小);我认为政府会将其作为一个“序列变量”(五点主观态度1=非常不同意,5=非常同意)。至于控制变量,在现有研究的基础上,我们发现了一系列影响政治参与的因素和与之相关的政治参与的有效性,包括性别,年龄,教育程度,收入,政治面貌,婚姻状况,工作性质。目前的工作。情况。政府积极采纳移民工人的建议,对农民工的政治参与行为产生了激励作用。如果农民工提出的合理意见被政府采纳,他们就会受到激励,更加热衷于参与政治参与活动。通过有序的政治参与,表达自己的利益,农民工的政治参与水平将得到显着提高。此外,政府积极采取合理的农民工建议,以满足农民工群体的合理要求,农民工群体将更加认识和信任政府的工作。农民工群体的政治认同和政治信任得到改善,他们在政治参与方面将更加积极。还有其他变量对农民工的政治参与行为产生重大影响。农民工的教育年限对他们的政治参与有积极影响。受教育年限越高,农民工的机会和能力就越高,因此他们的政治参与往往更加强大。移徙工人的性别对他们是否参与政治参与也有重大影响。男性移民工人更倾向于参与政治。

农民工的年龄对他们的政治参与行为有积极影响。老年农民工有更多的生活经验,他们更了解政府的工作情况,他们的政治参与能力更强。农民工的婚姻状况。农民工的婚姻状况对其政治参与行为有积极影响。已婚移民工人通常是年龄较大的农民工,他们对政府工作和政治参与的了解更多。

国内学者对农民工政治效能的研究相对较少。何志敏和李亚雅(2013)分析了影响新一代农民工政治参与效率的主要因素。他们发现,自身素质的内在制约,身份的混乱,以及中国传统的政治文化对农民工的政治参与效率有较大的影响。此外,邓秀华(2010)在研究过程中农民工政治效率对政治参与的影响研究中发现,政治效率低下影响了农民工参政的积极性。

农民工的政治形象对他们的政治参与行为产生了积极影响。政治面貌是党员的移民工人,具有较高的组织程度,更多地接触政治参与的信息,以及对政府工作的更高层次的理解。此外,农民工是农民工群体的成员,其政治参与能力和意识高于普通农民工。因此,党员和农民工更倾向于参与政治活动。

农民工的就业状况也对其政治参与行为产生重大影响。农民工更有可能参与村(村)委员会的工作,但这种倾向的概率相对较低。

国内学者对农民工政治效能的研究相对较少。何志敏和李亚雅(2013)分析了影响新一代农民工政治参与效率的主要因素。他们发现,自身素质的内在制约,身份的混乱,以及中国传统的政治文化对农民工的政治参与效率有较大的影响。此外,邓秀华(2010)在研究过程中农民工政治效率对政治参与的影响研究中发现,政治效率低下影响了农民工参政的积极性。

五。结论和影响

基于2010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调查数据,本文分析了农民工的政治效率及其对农民工政治参与行为的影响。研究发现,农民工的政治效率对他们的政治参与行为有重大影响。 Logistic模型的回归结果表明,农民工对他们的政治参与行为有正面影响,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正在回应他们的要求。认为政府会回应他们的人更倾向于参与政治参与。此外,农民工的受教育年限,性别,年龄,婚姻状况,组织水平和工作状况也对农民工的政治参与行为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认为,农民工的政治效能将对他们的政治参与行为产生积极影响。政府应加强政府工作宣传,促进农民工对政府的了解,关注农民工的态度和观念,积极听取农民工的意见。建议改善农民工的政治认同和政治信任,增强农民工的政治效率,提高农民工的政治参与水平,促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



上一篇:中国图书馆资源共享发展研究
下一篇:电网企业供电采购风险管理